名校名录/我对“名校情结”的思考

来自Cn.18dao.net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名校名录相关知识 - 我对“名校情结”的思考


  编辑人语:这本《我在剑桥》告诉你,一个培养成功的优秀女孩是什么样的:不仅仅是指她的学习成绩有多么优秀或是学识有多么丰富,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怎样将青春的活力、宽阔的视野与成熟的内心完美地结合起来。


  临出国前,父亲的一位朋友设宴为我送行,饭桌上有一位客人是私营企业家,某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当得知我要去剑桥深造时,他很兴奋地握住我的手:剑桥大学好啊,出来是不是就可以建桥修路,当工程师啦?一桌子人面面相觑,起初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看他认真的表情才明白他还是真不知道有这么个世界名校。看来上名牌大学也不是所有人衡量成功的标准。


勿为名校的声名所累

  当周围的亲戚朋友得知我要去剑桥读书之后,个个欢欣鼓舞,并且自然而然地冠我以“剑桥女孩”的称呼,听起来很像那个红遍全中国的“哈佛女孩”的姐姐或是妹妹。大家的关爱我是感激的,但这顶“光环”,我是万万不要的:一来是不敢要,剑桥每年要在全世界招收上千名的学子,我不过幸运地成为其中之一,书还没读好就把学校的金字招牌扛在身上炫耀,总觉着心里不安;二来我也不喜欢这个称呼,好像活了这么大年纪除了考上剑桥之外我就没做过别的什么事儿。一个人是不能被贴上标签的,因为不管这个标签有多华丽,都无法涵盖真实的你;再者,这个“剑桥女孩”的光环,也让周围人看我的眼神儿出了一点问题,这个伟大的学校让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猛然间变得伟大神秘起来。我的爸爸妈妈也到处被人追着“传经送宝”,开始他们还只是谦虚地“分享经验”,说多了就俨然觉着自己好像也成了了不起的教育专家,专为世界名校输送一流人才。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是有虚荣心的,时间长了这顶光环肯定会影响我看待自己的眼光,如果连这也走形了,那就有些大大地不妙了。于是我就和爸爸妈妈说:“你们听人家这么称呼着,愉悦一下身心也就可以了,千万别太当真,你们闺女是什么德性你们最清楚了,优点当然也是有的,但那些多如繁星的缺点毛病就算是剑桥的光辉也是无法掩盖的。”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提醒自己:能进入世界名校深造,只是一个比较不错的起点;如果被笼罩在名校的光环之下不思进取,那势必会为名校的声望所累。

  大学有大学之魂。魂者,思想也,精神也,人格也。在这里,剑桥古老的文化氛围给了我春风化雨般的享受:在学院的图书馆,我可以看到牛顿的涂鸦、拜伦的诗作、弗吉尼亚.伍尔芙的签名、布鲁克的文稿,在费茨威廉姆博物馆里还可以尽情沉浸于莫奈、梵•高的绘画和古希腊的雕塑;在这里,我有幸遇到了一些学问精深而又有性情的好老师,我平日里阅读的不仅仅是书本,更是我的师长,他们的品格、个性、气质与才情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学习,自豪感自然是有的,但这样的自豪感与其说是来自学校的名气,不如说是源于在这样的环境里自我不断提升的充实与快乐。


不要“最好”而要“最合适”


  来剑桥之后,我庆幸我选择了她,并不是因为她是最好的,而是我觉得她的好对了我的脾胃,她的美合了我的性情,她是我的best fit。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里太强调best、best、best—最好、最好、最好,而不是best fit—最合适。我们的教育是教人如何出人头地,而并非强调如何做一个幸福而平衡的人。中国人浓重的“名校情结”,反映的其实就是一种对best的盲目追求。而best 永远是相对而言的, best fit 才是最重要的。追求best的时候我们并不需要考虑自身情况,只需要跟随大众的步伐;不需要思考,只需要卯足了劲儿向前冲。而当我们要确定best fit的时候,则首先要客观地面对自己:我是谁?我有什么?我真正追求的是什么?我和我所追求的目标之间距离何在?如何克服这样的距离?同时我们还必须全面客观地考量我们所拥有的选择。正因为best fit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所以在整个过程中大脑始终在不停地运转,分析能力、判断能力也就这样培养起来了。什么叫做独立思考?就是依靠自个儿的大脑得出自个儿的结论,而不拿着别人现成的答案去说事做事,那叫做人云亦云,是没有智慧含量的活儿,很低级。说到底,每个人肯定要选择一条最适合的发展道路,这才是最重要的。模仿是没有大出息的,你不带着别人跑,却整天跟着别人或是别人的标准跑,总归有一天要吃亏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标,但在人生漫长的行进过程中,不断地调整、不断地重新定位,也是自始至终伴随着的。


英雄不问出处


  能进入名校读书固然是幸运的,但这里也有其他学校所没有的压力需要应对。面对这块明晃晃的金字招牌,一旦个人的实力无法与之相抗衡,最终受伤的肯定是个人。

  所谓大学,不在于“大”,而在于“学”。在名校求学也好,治学也罢,须有定力,把持得住自己,方能去除浮躁,闹中取静,用一颗平和求知的心灵来感受她的美丽。在剑桥的凯厄斯学院(Caius College)里有三道著名的门,从外到里依次是:The Gate of Humility(谦逊之门),The Gate of Virtue(美德之门)以及The Gate of Honor(荣誉之门)。荣誉之门通常是关闭的,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打开,一是在学位颁发日,当学子们在评议堂接受头衔时。二是当学院的院士去世时,在学院的礼拜堂举行完安魂弥撒后,人们会抬着他的棺材经过这道门。这三道大门系统地向我们展示了伊丽莎白时代人文主义者们的教育道路。它们的顺序提醒着剑桥人求知的真谛:首先端正态度,然后提升品质,最终才能取得成绩。 中国有一句古语:英雄不问出处。可是由于思维定势,很多中国人又会不自觉地只看起点不看终点,所以某个孩子如果因为主客观的因素上了剑桥牛津或是哈佛,社会就会把他(她)宣传为成功者的典范。真正的较量其实是从走上社会那一刻才开始的,如果学生没有自己的发展,毕业后总想靠所读学校名誉来过日子,那和一本破书却装了一个好封面似乎差别不是很大。


关于“名校名录/我对“名校情结”的思考”的留言:

目前暂无留言

新增相关留言